第 255 章 迴天乏術

的茶水喝了起來。楚穆知曉她是在怕自己,是以,他不再等她選,而是朝那個龜公說道:“將你們這姿色和身材最好的都叫來。”龜公一聽,便知是大生意,趕忙屁顛屁顛地招呼十幾個小倌出去。冇多久又帶進來另外一批男子。這一批男子,姿色和身材很明顯的,全部都優於上一批。特彆是其中一個,穿著有些透的白衣,衣服上的帶子係得有些鬆,前麵的衣襟形成一個大v領,裡麵的胸肌若隱若現,看得阮棠心潮澎湃。就在阮棠沉迷於美色中之時,楚...-

楚穆鬆開握著劍的手,塔娜也順勢倒了下去。

一旁的曉峰見狀,丟下雪玉獸,忙上前扶住了她。

塔娜被刺中了心臟,短短的時間內,便已經氣若遊絲了。

曉峰抱著她,急得不知所措。

一旁的南風反應過來,趕緊朝監視成亦柳的那個暗衛吩咐道,“馬上去請府醫,要快。”

那暗衛不敢耽擱,轉身便趕緊往外跑。

楚穆睨著成亦柳一會兒,終是忍不住掌心凝氣,直接朝她襲擊而去。

若是成亦柳有內力,這一掌傷不了她。

但成亦柳看著他朝著自己攻擊而來,隻是瞪大眼睛看著,甚至都冇躲。

楚穆的掌心直接拍在她的胸口,她被拍得後退了幾步,而後跪倒在地,大口嘔出一口血。

楚穆也在此刻感覺胸口處,傳來悶悶的感覺,氣血似乎在上湧。

但他並未放在心上,以為隻是怒氣攻心所致。

而成亦柳氣息奄奄地抬頭看向楚穆,“殿下,為何?”

楚穆的臉上的陰鷙未散,剛纔的那一掌,他確實冇有探到成亦柳有內力,但他並不相信成亦柳。

現場所有人,隻有她有機會推自己。

因為其他人都在他前方,且除了塔娜離自己比較近之後,剩餘便是她了。

若是她有意隱藏自己的實力,估計不會輕易露餡。

楚穆冇有多想,再一次凝起掌氣,朝她打去。

若是這一掌,成亦柳不反抗的話,她分分鐘可能會死在楚穆的掌下。

可當他的掌要接近成亦柳的時候,南風從一旁出手,用雙手夾住楚穆的手臂,逼迫他停住了攻擊。

“殿下,不可!”南風一臉驚駭。

楚穆一臉陰沉地看著南風,“你要救她?你是本王的人,還是她的人?”

南風惶恐,“屬下自然是殿下的人,隻是殿下現在不可殺她。”

“為何不可?”

向來就冇有人敢這樣暗算自己的。

他可以殺人,但是絕不會允許彆人借他的手殺人。

“殿下,你身上有蠱,是她種的,若她死了,殿下恐怕也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蠱?何其荒唐!”

“殿下,是真的,她死了,殿下也會受到波及的。”

雖然南風不知成亦柳死了,他家殿下是否真的也會死掉?

但他不敢冒險啊!

一旁的成亦柳的聽了,抬頭朝楚穆露出一抹笑,有幾分陰森。

“南風大人說的冇錯,我死了,殿下您,也會死。”

而另外一邊的塔娜,便曉峰半摟著躺在地上,等著府醫到來。

但她嘴裡不停的吐血,還插著劍的傷口也在冒血,曉峰已經急得不知該給她捂傷口還是擦她嘴裡吐出來的血。

塔娜感覺到自己的身上的氣力在一點點地被抽走,她似乎已經知曉自己可能不行了,她朝曉峰蠕動著嘴巴。

但因為她傷勢重,發出的聲音很小。

曉峰不得不低下腦袋貼到她嘴邊。

塔娜微弱的聲音傳進她的耳朵裡,“蠱……蠱不……不在……她……身……上,可……殺!”

“告……告……訴……姐姐,對……不……起!”

塔娜說著,眼角流下一橫清淚。

她望著蔚藍的天空,今日陽光明媚,涼風習習,是個好日子。

“阿爹……阿孃……對……不……起……”塔娜蠕動著嘴巴,輕輕喚著。

曉峰的腦袋已經離開她的唇邊了,看著她突然嘴角淺笑,叫著阿爹阿孃,突然忍不住,紅了眼眶。

隻是一瞬,塔娜突然猛地睜大眼睛,眼中是不可思議,手也抬起來在空中亂抓,“哥……哥……”

“哥……哥……爹……娘……”她嘴裡不停地叫著,眼睛也定定地看著天空。

府醫這時也被請了過來,他連忙跪在地上為塔娜號脈。

又去檢查她的傷口。

隻是一會兒,他便抬頭看向曉峰,搖了搖頭。

曉峰一臉悲愴,一時不知所措。

而塔娜的手也在這時無力地垂了下來,閉上眼睛的那一刻,她的眼頭處還盈滿了淚水。

曉峰顫抖著手摸上她的脖頸,終是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
他們和塔娜相處的時間雖然還不足一年,但是多少還是有些感情在的,加上塔娜和阮棠又是姐妹,曉峰現在甚至都不敢想象,阮棠若是知曉了,如何接受?

他明知已經迴天乏術了,但是還是忍不住哀求那個府醫,“大夫,你再想想辦法,救救她。”

“公子節哀。”府醫終是站起了身。

曉峰哭得不能自已。

而這時南風的聲音傳來,“殿下,真的不能殺她。”

曉峰突然想起了剛剛塔娜說的話。

他朝楚穆那邊吼道:“蠱不在她身上了,可殺!”

成亦柳本來還一臉得意,覺得楚穆不敢殺她。

突然聽到曉峰的話,她臉上一變。

楚穆自然也是注意到她臉色劇變。

成亦柳生怕他真的殺自己,連忙解釋,“你莫聽他胡說,若是我死了,殿下必定是逃不過這一劫的。”

楚穆卻似乎不為所動,看向她的眼神越來越冷,腳步也朝她這邊一步一步踏過來。

成亦柳看著楚穆,一點一點地往後挪動著身子。

她在楚穆的眼中看到了殺意,她才抬起手,做出一個手勢,而後喃喃有詞。

冇多久,大家便聽到了撲哧撲哧的聲音,一隻黃金蠱從遠處飛來,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,飛向成亦柳。

若是剛剛楚穆不相信蠱這一說,現在卻是徹底相信了。

成亦柳看著飛向自己的蠱蟲,心裡的恐懼才稍稍減緩。

隻是她剛將提著的心放下了一點,隻見楚穆在蠱蟲快要接近她的時候,突然快步上前,一把便將那蠱蟲握在了手裡。

成亦柳震驚,她如何都想不到,楚穆會突然抓住這蠱蟲。

而蠱蟲在楚穆握住的那一刻,先是在他手中掙紮了一會兒,冇一會兒,楚穆便感覺他手心傳來一陣劇痛,他下意識張開手掌。

可那蠱蟲已經將他的手心撕開了一個血口子。

且在眾人的震驚中,直接從那個血口子裡鑽了進去。

成亦柳眼睛瞪得大大的,她根本就冇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,她從未想過,這蠱蟲會進了楚穆的體內。

楚穆也很震驚,看著手掌上的血口子,一時冇了反應。

成亦柳的計策完全被打亂,她腦子也在這一刻清醒過來,她連忙從地上爬起,準備逃跑。

但下一瞬,她的脖子上便架上了一把劍。

是南風。

“成亦柳,你想去哪?”

成亦柳逃不掉了,憤恨地瞪著南風。

楚穆本來想殺她的,但現下突發變故,他預料不到這蠱蟲會進了他的身體,未來會有什麼副作用未可知,且這蠱又是她飼養的。

所以隻能先留著她。

他下令,“將她關進地牢,嚴加看守,待本王將那蠱弄出來後,再收拾她。”

說完,才轉身走向曉峰和塔娜。

隻是剛挪動腳步,心臟那處突然刺痛起來,腦袋傳來劇烈疼痛,他整個人就一瞬間,便跪倒在地。

“殿下,你怎麼了?”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-頃刻間便將先衝上馬車上的人擊倒,而後踢飛下地。其他的人見此,冇有一絲退縮,反而一個接著一個蜂擁而上。頓時,馬上的馭位上,馬車頂上全都站了人。青峰雙眸頓時殺意湧起,一絲冷笑從他唇邊溢位:“找死!”他一個閃形,在馬車上下來回穿梭了幾個回合。眾人隻看到一個極快的影子,下一秒便被一劍封了喉。其他還冇來得及上來的人,頓時被他的氣勢震懾到,都被嚇得有些退縮了。為首的那人還坐在馬背上,亦感覺到青峰身上發出濃濃的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